4166金沙登录我的求学记,学生年代

何家乐又考了零分。何家乐八岁了,二年级小学生,家住农村,父母离异,跟奶奶带了五年。二年级的他并没有比一年级的时候长进多少,除了个头蹿高一点,他还是不会写数字,不会念拼音,上课捣乱,下课调皮。数学老师看不下去天天下课叫到办公室给他开小灶,“1、2、3、4、5…后面是什么?”“嘿嘿…我不告诉你!”每次数到5何家乐就不好好回答了,数学老师教了三十年的书也没遇到过这种学生,坚持了一年他的认知水平还是停留在5以内的数字,放弃吧,不逼孩子了…从上学那天起,没有哪次考试他不是得零分的,同学们给他起了个外号叫“何鸭蛋”,他也没有任何自卑或者过激反应,欣然接受,同学问他:“何家乐,你为什么每次都考零分?”还是那句话:“嘿嘿…我不告诉你!”为此,班主任多次找何家乐的奶奶谈话,老人家耳聋眼花的,也听不进多少去,更多的时候是来哭诉,每次都说:“我要管不了了,放学回家让他写作业,跑的比我快,我能有什么办法?”语文老师还年轻,比较有激情,可是没用,任谁来教这个孩子都没用,就是五个字“我不告诉你!”因为年轻还关系到评职称的问题,语文老师也很无奈,联考之前都会打电话给孩子奶奶,来学校请假吧,考零分实在太拉平均分了。奶奶对老师的请求也是无条件配合,一到考试就来请假把孩子带回家,别人都来考试了,何家乐就跟着奶奶往回走,没有一点不甘,还挺开心,可以提前放假了。何家乐不想爸爸也不想妈妈,或者是偷偷想,我们都不知道。祖孙二人相当默契,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种点粮食蔬菜勉强能自给自足,日子平静得像一滩死水,谁也不主动提起那两个人,大概是怕极了命运再掀起内心的波澜,一个老了受不了折腾,一个还小经不起摧残。有人问他:“家乐,你想爸爸妈妈吗?”——“嘻嘻…不告诉你!”伪装常常是成年人特有的保护色和通行证,孩子呢,无从而知。夜深了,窗外夏虫微微鸣叫,家乐均匀的呼吸伴着奶奶的鼾声,风吹起日记本的某一页,幽幽月光照亮了:何家乐,合家欢乐。

 
第一次踏入学校是在7虚岁的时候,那时是在村里的小学上学前班。农村学校不像城里学校,学前班的我们课不多,也就两门。语文和数学。所谓语文学的就是a、o、e、等拼音字母,学写字,认字。数学也就是学数字,然后学简单的加减运算。

童年唯一记忆是我上学的开始。那时开始报名上学了,我记忆里是去了一天,我不想去上学了。

 
一大群孩子聚在一起,少不了磕磕碰碰的。农村小学的教师也不会时时刻刻的都在班里看着一群小屁孩的,上完课,这些教师就直接回自己的小房间休息去了。

当然其中一个原因是比我小三天的邻居他不去上学(五岁以前的记忆是一点都没有了,有时总以为自己是五六岁开始长的)不过我妈说我和邻居经常玩,他要什么我也玩什么。所以他不去上学我也不想去。但是我爸说不去上学就不让我进家。(︶︿︶)但是觉得莫名的伤心,我哭着被我妈带去学校。

男孩子们少不了会打架,没有打架的也不会去劝,都在旁边看着。有些还会发表一下自己的意见,如果打架的换成是自己会怎样怎样。等老师听到响动出来时,架都打完了。

一年后要升一年级了,因为年龄小要蹲班,本来没有什么可不高兴的,因为有两三个小伙伴也要蹲班,但几天后去发现他们去一年级了,我就给我妈说为什么(~_~;)。我妈就找校长(这个校长在我小学可是重要角色),校长和班主任商量了只要这次乡里的考试我能去就让我去一年级。然后我成功去了一年级。我现在唯一疑惑的是有次校长和班主任让我去办公室签了一次我的名字,我疑惑的签完没有想到她们夸了一句“写的名字挺好看的”就让我回去了。⊙ω⊙

 
一年级的期末学校给打了一张三好学生的奖状。我们那不像现在的学校,有什么表现优秀奖,进步奖之类的奖项。只有一个三好学生奖。其实那个时候根本就不知道三好学生是什么。只是知道别人没有,而我有。

从此我开始小学生的生活。我大概两三年的语文老师是小花老师(全名是什么我不记得了)。脑海中记忆犹新的就两个画面;一个是我背书,不知道为什么那时候每篇课文都要会背(疑惑脸)。另一个是有次下午上课太瞌睡,我坐着睡着了,但不知道为什么提问问题大家都不会,我瞌睡死了当然一样。老师让大家来讲台不会的打手掌,我是后面去的,说实话不疼,但是大家都哭了我不哭不太好,所以我也跟着一起哭,当然那时我终于醒了。

拿着奖状回家的路上,远远的看到妈妈在地里干活。扬着手里的奖状,高声喊:阿妈,看这是什么?这是什么?

之后换了一个老师,名字不记得我只知道很漂亮,她教我们各种好玩的游戏还有歌(゚O゚)我现在还记得那首一二三四一二三四像首歌怎么唱(๑•́
₃ •̀๑)

  不记得妈妈当时的表情是怎样的了,我想她内心应该也是高兴的吧。

小学最最要说的就是前面说的校长,她好像教的三四年级的数学,每到放假就崩溃,数学作业抄好几遍的也是不常见,印象最深的就是五年级换新老师被我们的寒假作业给吓到。当然我没有写完,我记得我是每个本写一半,刚好我坐后面,老师不太有耐心检查那么多,嘻嘻。在这两年我们放学最重要的一件事就是去校长家,也不知道这个“规矩”是怎么形成的。一班人去她家打扫卫生,帮她管理她的蔬菜,最重要的是拔白头发。直到也不知道因为她家发生了什么事还是因为老师全部调换,反正再也没有见过她了。

 
不知道学校是不是真没钱,还是抠。后来的被评为三好学生的都没发奖状了,只会在学期末的家庭报告评为中写下”该生被评为三好学生”。

五年级老师大换血,语文老师很幽默但但是他只给我们上了一两个月的课就无限期的请假了,从此语文课变成体育课,他每来一次学校我们都激动的以为终于要上语文课了,可是只是以为而已。

 
二年级的时候,一次考试,试卷还没发下来,班里就传开了,这次语文考试只有一个最高分98分。这个最高分是张生。发试卷的时候,拿到卷子后,我也是98分,回座位的时候经过张生,然后我把试卷给他看,说:不知你一个人98分。等老师讲完试卷后,我才知道的我的98分,水分还是挺高的。谢谢老师的厚爱啊!

我们那有唯一一条河,我们一群女生在河边玩,快开春了冰快融化了,踩在上面会有咯吱咯吱的声音,吓的我们几个不行,但是也不能快点走,只能慢慢走,现在想起来如果当时冰面突然裂了怎么办(⊙o⊙)!有时在河边玩也会碰到班里的男生,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开学这班熊孩子为什么要给老师说我们在河边玩?我当时想你不在河边怎么知道我们的。。。

 
三年级的时候,语文老师很喜欢在课堂上让同学背诵课文,而背不出来的是要惩罚的。每次上课前语文老师都会让一个同学去学校旁边的竹林折一条竹条,鞭打背不出来的同学,或者不守课堂纪律的同学。记忆中应该没有被打过。拒被打的同学回忆说挺疼的。

四五年级我记得有人来有人走,时光荏苒。我记忆中有个同学叫周中秋,据说是因为他在中秋出生。唱歌特别好听,据说她妈妈是北京的后来离婚了就把他也带走了,有时候会想他应该去参加好声音。那时候来了一个很漂亮的女生两个小辫子特别可爱。她说她是从哈尔滨搬过来的,她写的字特别漂亮,在补习班那段日子我经常跟她一起,不得不说我的因为字母因为她那段写的特别漂亮,我自己现在想想都骄傲。(๑>؂<๑)

 
有一次,三年级的单元考试,数学我得了满分。可能是为了挑起同学们学习的念头,数学老师在课堂上奖励了我一块钱,然后下课后我就跑去小卖部买零食吃去了。放在现在,一块钱真的不算什么。客户是当时的我是没有零花钱的。不单是我,基本上那时的孩子都啥零花钱。

那时的我们已经有六年级了,和初中在一起。六年级在我印象中是最开心的,小学的同学新认识的同学,每次周末放假都盼望着开学。初中也是我最瘦的一段时期了(哭丧脸(´;︵;`))。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