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660金沙中途岛大海战,中途岛头号功臣的授勋仪式为何晚了40年

中途岛(摘自阿尔明。冯。隆的《世界大屠杀》)
世界历史上一场关键性的战役这时候正在地球另一面的海上进行,在德国,甚至在我们的最高统帅部里,却没引起注意。我们的日本盟友未能给我们提供关于中途岛之战的真相,无异是背信弃义。然而,希特勒不喜欢听坏消息,哪怕有一份反映真实情况的报告,很可能他也不会重视。认真的德国读者要了解整个战争的进程,一定要掌握一九四二年六月在中途岛发生的事情。
说也奇怪,那些民主国家本身当时对中途岛之战没大肆宣传。在美国,关于这场战役的消息既简略又不正确。直到今天,很少美国人知道,他们的海军在中途岛赢得了一场同萨拉米斯和利派恩托一样记载在军事史上的海上胜利。在这个星球的历史上,亚洲第三次驾驶军舰向西方大举进攻,为博取世界统治权而孤注一掷。在萨拉米斯,希腊人把波斯人赶回去;在利派恩托,威尼斯联合舰队挡住了伊斯兰教徒;在中途岛,美国人,至少在我们这个世纪,阻止了亚洲有色人种的崛起。以后的那些太平洋战役基本上是,日本徒劳无功地试图夺回在中途岛之战中丧失的主动权。在中途岛战役以前,尽管阿道夫。希特勒和日本领导人们一再错过机会和估计错误,战局仍然胜负未卜。如果美国这一仗打败,夏威夷群岛很可能守不住。由于美国的西海岸突然暴露在日本的武力下,罗斯福可能不得不彻底改变他那臭名昭著的“德国第一”政策。整个战争就可能有不同的转变。
那么,为什么这个关键性的事件受到这样低估?这种反常现象是这次战役的性质造成的。中途岛战役的胜利部分是依靠分析日本的密码电报取得的。这个办法在战时是不能透露的。美国海军当局关于中途岛战役的战报是含糊不清和小心谨慎的,而且是拖了几天以后才发布的。过了一个很长的时期,人们才充分估计到这一战挫败了日本的战争计划。所以中途岛之战的真相被遮盖起来了。战争在炮声隆隆中继续进行,这个战役在人们的眼前消失了,就象一辆卡车扬起的一阵灰尘能遮住埃弗雷斯特峰。一样。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个转折点在人类的军事史上越来越显得巨大和清晰。
“平顶船”战争德国读者习惯于陆地上的战争,对于海上的战术问题需要一个简略的说明。在海面上,当然是没有地形的差别的。整个战场是一片平滑的、无边无际的水面。陆地上的士兵都知道,这简化了战斗,但是增加了那些基本因素的重要性。航空母舰的发展对火力射程作了根本性的提高。
在古代的海战中,战舰互相冲撞,互相摧毁一排排的桨,隔着几英尺阔的海面发射箭、石头、铁弹或者燃烧的物体。有时候,战舰互相用抓钩钩住,并排靠在一起,士兵们跳到敌舰上去,在甲板上厮杀。军舰上装置大炮好久以后,水面上的肉搏战还在继续进行。约翰。保罗。琼斯①用抓钩抓住英国军舰“塞拉皮斯号”,登上该舰,为美国赢得第一场大海战的胜利,同一个罗马的舰长对一艘迦太基战舰所做的一模一样。
但是,十九世纪那些伟大的科学和工业革命产生了战列舰,一种蒸汽推动的钢铁巨船,装着旋转中心线大炮,这种炮可以朝左舷或者右舷把一吨重的炮弹发射到几乎十英里外。所有现代国家都争先恐后地建造或者购买战列舰。我们自己和英国的造船厂在建造越来越大的战列舰上展开了竞赛,双方都想争取领先地位,这是第一次世界大战的一个基本原因。甚至在此以前,英国资本家已经乐于为日本人建造一支这种可怕的舰队,一九零五年,日本人用它在对马海峡打败了沙俄。另外只发生过一次大规模的战列舰交战。一九一六年,在斯卡格拉克战役中,我们的远洋舰队在一次可以作为范例的战斗中击败大英帝国的舰队。二十五年以后,在珍珠港,这种类型的军舰终于因毫无用处而黯然失色。
战列舰是海战中的恐龙,出生既不合法,寿命又不长。每一艘都象好多陆军师的装备那样,是消耗国家资源的无底洞。但是它把远程大炮的火力带进了海战。由于地球的表面是弯曲的,它那大炮炮弹的弹道需要作出相应的校正!工业时代就这样使人不得不应付他那个小小的星球自然限制的问题。
第一次世界大战以后,有一些眼光远大的海军军官看出飞机可以远远超过战列舰上大炮的射程。飞机可以飞行几百英里。飞机驾驶员几乎可以把炸弹一直带到目标上空。他们驳斥那些顽固地鼓吹战列舰的海军将领,终于赢得了这场支持建造海上活动飞机场,航空母舰的辩论。珍珠港事件在一小时内解决了二十年的争执,而太平洋上的这次较量成为一场航空母舰战争。
英译者按:我始终是个战列舰派。隆忽略了在动乱的半个世纪中战列舰在保持均势方面所起的作用,尽管没有人能不同意它在珍珠港遭到的惨败。他不负责任地把日德兰半岛附近那场不分胜负的战斗说成德国的胜利是可笑的。德意志帝国的远洋舰队在日德兰战斗以后,从未出动作战过。大多数兵舰在斯卡帕弗洛被凿沉。“俾士麦号”被击沉,其他的战列舰被英国皇家空军炸得停在停泊地,无法动弹以后,希特勒最后把剩下的都拆毁了。——维。亨。
航空母舰战的战术所有太平洋上的航空母舰,美国的和日本的,载着三种飞机。
战斗机是防御性的。它护卫攻击型飞机去袭击目标,击落试图拦截的敌方战斗机,保护攻击机的安全。它还飞翔在上空,进行空中战斗巡逻,来保护自己的舰队,免遭敌机攻击。
还有两种是攻击型飞机:俯冲轰炸机和鱼雷轰炸机。俯冲轰炸机在空中投弹。鱼雷轰炸机瞄准吃水线以下目标给予致命的打击;它进攻的方式冒的风险更大,它投的弹更重。它不得不低低地贴近水面直线飞行许多分钟,然后放慢速度,投下鱼雷。在这样进迫敌人的过程中,鱼雷轰炸机的驾驶员非常容易被高射炮火或者战斗机击中,他的行为无异自杀。所以他需要战斗机坚强的保护。
航空母舰战的原则对双方的海军都是同样的。三种类型的飞机编成一个个中队起飞去执行任务。战斗机、俯冲轰炸机和鱼雷轰炸机在空中联合起来,一起飞向目标。战斗机同对方的防御战斗机作战,俯冲轰炸机发动进攻,等到敌人的注意力最分散的时候,容易被击中的鱼雷轰炸机就悄悄地低飞上前去歼击敌人。这叫作协同进攻,或者叫分批出动。
在这个计划中也有变动;譬如说,一架战斗机可以携带一枚轻型炸弹;而日本人一开始就把他们的鱼雷轰炸机,97型轰炸机,设计成一种两用飞机。如果不携带鱼雷,它可以携带一枚很大的杀伤炸弹,这样就使它对陆地上的目标也具有强大的破坏力量。
结果,这种日本的两用轰炸机决定了整个战役的胜负。
密码本C情报也是起决定作用的。由于分析了密码无线电报和部分破译了密码,美国人察觉了敌人的作战计划。日本人原应该预见到这一点,而加以防止的。在现代战争中,密码和代号应该经常更换。在我们德国军队的指令中,这是一条标准规定。人们不得不假定,敌人在抄录我们广播的一切莫名其妙的话,而且凡是人脑能够想出来的,人脑就都能够阐明。日本的通讯原则要求更换密码,但是它的海军在准备中途岛战役的过程中过于自信和行动匆忙,工作受到干扰。行动匆忙是杜立德领导的空袭所造成的结果。
自从珍珠港事件以来,日本海军一直使用密码本C.美国和英国的小组最早使用了国际商用机器公司的机器把这些电文不断地研究了半年。从四月一日起,日本人原该改用密码本D.如果更换了密码,日本进攻中途岛的暗号就绝对不会泄漏。但是杜立德空袭后引起一片混乱,更换密码的事拖到五月一日,接着又拖到六月一日。从六月一日起,密码本D象一片密不通风的帷幕终于掩住了一切,但是当时离开战斗只剩三天,日本的计划大部分已经被敌人知道了。
受伤的航空母舰日本过于自信和行动匆忙这种错误在珊瑚海战役以后就暴露出来了,那是一次小规模的航空母舰战斗,当时日本人试图占领新几内亚的莫尔斯比港,给澳大利亚制造空中威胁。这支远征舰队同两艘美国航空母舰冲突起来。由于天气恶劣,作战双方的军舰始终没有互相看到,演出了一场充满错误的决断和空中捉迷藏的喜剧;在两天的混战中,日木人占了上风,打沉了大型航空母舰“列克星敦号”和一艘油轮,击伤了“约克敦号”。他们损失一艘轻型航空母舰;另外,舰队中的航空母舰“翔鹤号”和“瑞鹤号”被炸弹炸伤,舰上的飞机有所减少。
双方的航空母舰从珊瑚海歪歪斜斜地回到自己的基地。一千四百名美国工人在珍珠港每天二十四小时连续不断地工作,三天内就把那艘受了重创的“约克敦号”修好;它参加了中途岛战斗。但是那两艘受伤的日本航空母舰却没有投入战斗。最高统帅部拒绝推迟作战日期去训练和更换飞行人员,也没下令紧急修理。为了保证在一个月圆之夜登陆,或者由于诸如此类站不住脚的理由,两艘航空母舰的战斗力被无动于衷地放弃了。
计划和反计划山本的中途岛作战计划是黑岛大佐制订的,他曾经设想出那个伟大的但是流产了的“西进”战略。他的判断力似乎衰退了。中途岛计划就它的规模来说是宏大的,就它的复杂性来说是令人眼花缭乱的,但是它缺乏两个军事上的优点Z单纯和集中力量。它是一个双重任务,这始终是一项冒险的行动。
1.占领中途岛环礁。 2.摧毁美国太平洋舰队。
这计划一开始完全是珍珠港事件的重演,一次航空母舰对环礁来一次偷袭。在海军少将南云指挥下,四艘航空母舰——而不是原来要求的六艘——将偷偷地从西北方进逼。他们将一举消灭美国的空中防御力量,然后在尼米兹能够出兵以前,就由登陆部队占领环礁。他们假定,尽管尼米兹力量薄弱,他将不得不出来应战。山本亲自计划,把他那些战列舰埋伏在南云后面,隔开几百英里,在飞机的航程以外,准备紧逼和消灭从南云的空中猛袭下逃出来的尼术兹舰队的残余。
这个计划包括对离阿拉斯加不远的阿留申群岛发动一次佯攻。另外几艘航空母舰将摧毁美国在那里的海军基地,然后派一支入侵部队登陆。这次佯攻可能把尼米兹薄弱的兵力远远地诱到北方,这样就能使山本得到一个大好的机会插进太平洋舰队和夏威夷群岛之间;如果尼米兹不出动,日本仍然可以夺取和占领阿留申群岛这样就拔掉了美国在太平洋的防线北端的据点。
所以,山本尽管在军事力量上占有压倒的优势,还是决定把他的军事行动建立在蒙骗和偷袭的基础上;但是根本不存在偷袭的可能。尼米兹大胆地假定密码破译人员向他汇报的是真情实况,还假定他可能用偷袭偷袭者的方法在劣势下取得胜利,把他的全部赌注押在这样的假定上。他就这样快刀斩乱麻地解决了军事理论上的这个难题:作战计划到底应该建立在敌人可能会采取什么行动这一点上,还是建立在敌人可能采取的最厉害的行动这一点上。切斯特。冯。尼米兹连海军五星上将金从华盛顿拍来的那些唠唠叨叨的电报都不予理睬,金一再指出日本舰队可能开往夏威夷。如果事实证明尼米兹的判断是错误的,那他受的耻辱将会比那位已撤职的珍珠港总司令蒙受的更大。
但是切斯特。冯。尼米兹是个好样的。他是纯粹的德国军人的后裔,而且受到良好的教育。他的得克萨斯家庭的世系可以直接上溯到十八世纪一位荣获王冠盾形纹章的德国少校恩斯特。费赖赫尔。冯。尼米兹。这个祖先则出于世世代代当军人的冯。尼米兹家族,一直可以回溯到十字军东征。尼米兹这个家族最近几代维持不起贵族的生活方式,放弃了“冯”这个称号;当然在得克萨斯,这个称号只能给人添麻烦。
尼米兹下了一个简单而伟大的决断:伏击山本。他作出决定:等南云的航空母舰从西北方开来的时候,他把自己的航空母舰全部布置在中途岛的东北方。中途岛是一片被海水包围的、广阔的、凸出的土地;在这片土地周围,将要发生一场你死我活的战斗,战斗的胜负很大程度上取决于谁先看见谁。尼米兹这样布置他的重型军舰,同对方保持一段距离,把它们隐蔽起来,占了很大的便宜。
因为从中途岛起飞的飞机可以搜索七百英里一个弧形,而山本的航空母舰上的飞机最多只能巡逻三百英里。尼米兹还能在夏威夷收到从中途岛海底电缆传来的巡逻报告,这样环礁上就不会增加广播通讯来提醒山本:美国人已处于戒备状态。尼米兹能够从夏威夷当场把巡逻报告用密码电报转发给他的航空母舰,而山本的舰队慢腾腾地闯进射程,懵懵懂懂,什么也没看见。
这就是尼米兹布下的埋伏。山本的舰队径直闯进了伏击圈。
然而,并不是一切伏击都一定会成功。偷袭是一种巨大的、但是稍纵即逝的优势。山本的骁勇善战的舰队在尼米兹的偷袭中迅速稳住阵势,在开头的阶段,中途岛战役的形势是日本人取得了巨大的胜利。
英译者按:“海军五星上将尼米兹是一个既有远见、又有出色幽默感的、矜平躁释的人。在他去世前不久,他看过我这一章的译文原稿。当他看到隆用”冯。尼米兹“这个习惯用法的时候,他高兴地哈哈大笑起来,但是他表示关于他家谱的那些细节都是正确的。
有一句海军格言说:“如果你行得通,你就是英雄;如果行不通,你就是孬种。”关于中途岛战役中的情报破译,确实有许多是凭猜测得出的。必须拍发一些迷惑日方的信号来引诱他们泄露线索。海军上将尼米兹决定根据这种难以完全相信的“内幕消息”来行动是大胆的。他不知道日本人的计划。更确切地说,他只能大致上觉察到可能会发生什么事情。他凭着事后证明完全正确的预感采取行动。
德国军队预防密码被破译的措施并不怎么有效。在这里我不能多费笔墨,不过事实上德国的电讯已大量被破译。——维。亨。

决战太平洋:风中无形

1941年12月7日日本偷袭珍珠港虽然获得了巨大胜利,但美国的航空母舰当时不在港内,所以一艘也没有受到损失。日本决定再集中优势兵力,彻底歼灭美国航空母舰。要实现这一计划,首先就要拿下位于夏威夷群岛东北方的美国重要的航空基地中途岛,把它作为日军的作战基地。

美国太平洋舰队「约克顿」号航空母舰是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美日中途岛战役中被日军击沉的。「约克顿」号重达1万9千吨的庞大身躯就这样静静地躺在太平洋漆黑的海底已66年了。通过深海摄影机的拍摄,依旧可以清楚地看到它的模样,船头破裂,船体几乎原封不动。舰桥,和飞行甲板以及飞行员房间都没有因为时间的冲刷而被毁。船上的枪依旧指向高高的天空。「约克顿」号亲身经历了这壹次终结太平洋战争的重大战役。

进攻中途岛的日本海军,仍由策划指挥偷袭珍珠港的山本五十六海军大将率领。舰队分为八支特遣队:第一支由南云中将指挥,从西北方向主攻中途岛;第二支至第七支分别担任掩护、侦察、警戒等任务,并协同进攻作战。山本五十六自己率领第八特遣队,守候在中途岛西北海面上,指挥整个作战。

美国海军是凭借什么以弱胜强获得胜利的?交战双方是通过什么样的军事计谋进行较量的?

日本海军做梦也没想到,他们的这次偷袭行动不会成功了!因为自从有了珍珠港教训后,美国再也不敢掉以轻心了,他们时时刻刻保持着高度警惕,美国破译小组成员日夜不停地轮班监听日本的密码电报。

1941年12月7日清晨,日本海军突然偷袭了美国太平洋舰队在夏威瓦胡岛的基地,太平洋战争由此爆发。

1942年6月的一天,译电员向美国海军司令部报告:“报告长官,我们截获了一份日军密码电报,据破解,日本的水上飞机可能要到中途岛上加油。”

偷袭珍珠港成功后,日本国内群情激昂,日本军人更是士气高涨。日本海军少将千种定男当时的日记是这样记载的:12月23日清晨,机动部队驶过丰后水道,不一会儿就看到出现今地平线上的四国岛的高山。这时,岸上部队派出欢迎的飞机在舰队上空盘旋,宛如一群机器制造的,象征胜利的洛可可式的小爱神正展翅飞翔,海岸防卫部队的舰只在凯旋归来的胜利者的左右两侧自豪地巡逻。

美国太平洋舰队司令尼米兹是在日本偷袭珍珠港之后临危受命的,他托着腮思索片刻;“我们最好能将计就计,设下埋伏,让日本海军自投罗网。”

千种少将写下这段文字的日期是在1941年的12月23日,记录的是日本海军偷袭珍珠港后回到日本的情景。

6月4日,连日来笼罩在洋面上的海雾散尽了,一轮艳红的旭日跃出中太平洋的碧水,隐蔽在预定海域的日本舰队开始进攻了。四艘巨型航空母舰灯火齐明,108架飞机飞离甲板,向东南方的中途岛飞去。

但是成功策划偷袭珍珠港计划并指挥作战的日本联合舰队司令官山本五十六大将并没有满足于这壹次胜利。他想要的是彻底消灭美国海军太平洋舰队。

此时,中途岛的美军在总指挥官尼米兹上将的率领下早已经做好了应战的准备。当日机距离中途岛还有30英里时,25架“野猫式”战斗机组成的拦截队出现在日本机群前。日本护航的“零式”战斗机随即上前缠住“野猫式”,双方展开了激战,日本轰炸机则继续飞赴中途岛。穿过美军高射炮的猛烈火网,一颗颗炸弹从日机上投下。

1941年12月下旬的一天,在日本濑户内海,西端附近的「长门号」战列舰上,山本五十六看到一份根据美方的资料整理而成的轰炸珍珠港的战果报告。在这份报告中,美方对所受的损失未加任何掩饰。

12架水平轰炸机开始用800公斤重的炸弹轰炸机场和跑道。然而,机场和跑道上空空如野,日军炸弹只给跑道和供油系统造成一些破坏。岛上的119架美国飞机,由于事先得到了情报,都升空迎战和逃避轰炸。

「美国人损失这么惨重,还有勇气实话实说。对于这样的对手,应当狠狠地揍!」这就是山本五十六,外表文质彬彬,神情忧郁。别看他身高只有1.59米,但内心却倔强刚健。而且他胆大心细,深谋远虑,富有带兵才能,受到部下和同僚的高度信任。

在第一批飞机离开母舰后,南云中将又命令第二批飞机升到甲板,装上鱼雷,准备去袭击美军军舰。这时候,第一批轰炸中途岛的日机指挥官返航,报告了轰炸的情况,并请求对中途岛进行第二次轰炸。

1941年,山本把自个和日本都作为赌注押到了珍珠港,那一回,他赌赢了,山本成了日本家喻户晓,妇孺皆知的英雄,成了日本海军的军神。面对胜利,山本并没有丧失理智。哈佛毕业的他晓得当时美国的生产能力数倍于日本。美国的战争机器一旦开动起来,日本断难获胜。山本晓得,必须迅速摧毁美国海军的剩余主力,日本才有赢得战争的希望。

于是,南云又命令士兵卸下鱼雷,换上炸弹。顿时,甲板上一片忙乱。就在此刻,日军侦察机报告,发现10艘美舰正位于东北200英里处。南云大吃一惊,赶忙下令战斗机重又卸下炸弹,装上鱼雷,改去袭击美军舰队。

在珍珠港,他赌赢了,可赢的还不够,他还要再赌更大的一票。山本五十六命令参谋长宇垣缠海军少将及其幕僚「立即拟订第二期战略计划」。

恰巧又碰上第一批轰炸中途岛的飞机归来,而第二批飞机又停在甲板上,使它们无处降落。南云又下令把飞行甲板腾出,让返航的飞机降落。正是这短短一段时间的耽搁,战场形势发生了根本性的转变。

与日本的情况相反的是,美国的军人们似乎还没有从珍珠港被偷袭的噩梦中醒过神来。三周之后1941年12月31日10点钟,切斯特·W·尼米兹上将临危受命美国太平洋舰队司令。

3架美国“无畏式”轰炸机悄然出现在日本舰队上空,以飞快地速度朝日本“赤诚号”航空母舰垂直俯冲下来,随着一阵可怕的尖嘶声,一颗颗黑色炸弹飞泻而下,发出震耳欲聋的爆炸声。“赤城”顿时被炸得弹片纷飞,火焰冲天。南云在万般无奈下,不得不离开了一片火海的“赤城号”。

珍珠港事件中,美国太平洋舰队损失惨重,4艘战列舰、1艘靶船、1艘驱逐舰、1艘布雷舰沉没,2艘战列舰、2艘轻巡洋舰、2艘驱逐舰遭到重创,1艘战列舰重创,1艘战列舰轻伤,飞机损失450架,约2400人死亡,近2000人受伤。

此时的山本五十六正威风凛凛地端坐在“大和”号战舰上,这是当时世界上最大的战舰。南云惨败的消息使山本目瞪口呆。看着烈火蔓延的“赤城”号,山本发出了将其炸沉的命令。“野分”号驱逐舰射出强大的新型鱼雷,“赤城”号在猛烈的爆炸声中,葬身海底。这竟是“野分”号在这次海战中的第一个射击目标。

由此可以看出尼米兹接手的是一个什么样的烂摊子。而且刚刚就任舰队司令的时候,大家对他并不看好。

而后,山本五十六像一个输红了眼的赌棍,命令所有的舰队向他集中,想诱使美国舰队西移到日军舰队的炮火射程内。但是美舰指挥官识破了山本的计划,没有上当。

切斯特·威廉·尼米兹(Chester William
Nimitz,1885年2月24日—1966年2月20日),美国海军上将,军事家,出生于德州弗雷德里克斯堡(Fredericksburg)曾指挥珊瑚海海战、中途岛海战等二战著名战役。1945年9月2日代表美国在日本投降书上签字。

6月4日中午,日军的航空母舰只剩下了“飞龙”号。山本五十六知道事情有些不妙,可他还是硬着头皮要撑到底,命令“飞龙号”立即实施报复性攻击。“飞龙号”上18架日本俯冲轰炸机在6架零式战斗机掩护下,向美国的“约克敦号”航空母舰发起猛攻,结果,双方无一幸免,全部葬身海底。这样,日方败局已定。

由于其战功彪炳并对海军贡献颇深,美国海军特别将尼米兹去世之后所建造的第一艘,也是当时最新锐的核子动力航空母舰以他为名,也就是日后的「尼米兹」号航空母舰。

5日凌晨,山本痛苦地发出命令:“取消占领中途岛的行动!”

尼米兹统领的太平洋舰队在1942年初的战果太不起眼,话是这么说但尼米兹依旧整天盘算的就是怎样找山本五十六为太平洋舰队报一箭之仇。

日本在中途岛海战中的惨败,使它丧失了4艘航空母舰、1艘重巡洋舰、234架飞机、几百名海军飞行员和2200名水兵。而美军仅损失了1艘航空母舰、1艘驱逐舰和147架飞机。

但是随后日军升级了他们的整个密码体系,导致美军非常难了解日军的动向。假如不可以做到知己知彼,尼米兹又靠什么来对付老谋深算的山本五十六呢?

中途岛海战是太平洋战争的转折点,从此之后,日本军阀开始走向下坡路,战事每况愈下了。

日本海军从1934年开始发展现代密码体系。1934年,日本海军从德国买下一部「恩尼格马」商用密码机,他们改进了这部机器,造出了自个的密码机「九七式欧文印字机」。

接着,日本外务省又改进了「九七式欧文印字机」。然后把它发展成为日本整个外交系统广泛使用的战略级密码体制。这一体制被美国军情人员命名为「紫密」。

1940年8月,美国通讯情报处终于成功的破译了「紫密」。「紫密」的解读曾透露出日美谈判必将破裂,日军大概会大规模袭击美国这一极为重大的祕密。可惜由于种种原因,这在当时并没有引起美国军政要人的重视,导致了珍珠港的惨败。

日本海军随后使用了「舰队密码体制」,这套密码也称做「海军暗号书D」密本,是高阶司令部才能使用的战略级密码。这种密码系统主密码是由4.5万个五位数数码组组成。

为了增加安全保障,还配有五万组五位数乱编数码组,通讯时发信方加入任意几组乱码数。其中一组告之收信方使用密码本的页数、段数。乱编数码组常常变更,但是主密码基本不变。

最简单的密码不需要特殊的密码本,通常找一本非常常见的书作为密码本。收发信双方各拿着一本。假设以1982年3月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的《红楼梦》作为密码本。那么接收资讯的时候会先收到一组数字,在约定的时间,约定的频率,开启收音机,收到的一组数字,前三位数代表页码,后两位数分别代表第几行第几个字,这封密电的内容是:黛玉已归顺。当然,日本海军使用的密码绝不会这么小儿科。日军的「舰队密码体制」被美国情报人员命名为「JN-25b」。其中,JN表示日本海军,25是识别编号,b是升级的版本号。

在整个太平洋战争期间,日本人为其升级达12次之多。这个「JN-25b」一度让美国情报人员很头痛。

日本人珍珠港得手后,美国人很清楚,这壹次不光彩的胜利决不是日本人的最终目的。所以,1942年初,美军急于想弄明白的是,挑起太平洋战争之后,日军下一步的意图、军力部署,以及最要紧的就是:下一个攻击目标。

珍珠港事件后,美国海军痛感情报的重要,开始大力加强情报收集分析和密码破译工作,海军动用了它全部情报部门的力量,通过破译JN-25b
来了解日军的动向;这里面主要有:海军菲律宾情报站STATION
CAST、夏威夷情报站 STATION HYPO、华盛顿的海军部情报处 OP-20-G,也叫
STATION NEGAT,「N」,是代指 NAVAL DEPARTMENT,海军部。

此外,美国还向盟国请求支援,包括英国设在香港、后转移到新加坡、锡兰的远东情报站,以及荷兰的荷属东印度群岛情报站等等,都同时撷取大量的JN—25b通讯,破译后转给美国海军情报部门汇总分析,以便作出准确判断。

这么多情报部门为同一个目的开足马力干活,那么,毕竟是谁的功劳最大呢?非常显然,STATION
HYPO起了最关键的作用,也就是ROCHEFORT领导的夏威夷情报站。

因为,当时华盛顿海军情报处坚持以为,日军的下一个攻击目标应当是太平洋的阿留申群岛,或者是巴布亚纽几内亚的
PORT MORESBY 莫尔兹比港。但是,ROCHEFORT另有看法。

JOSEPH
ROCHEFORT,约瑟夫·罗彻福特,1918年毕业于新泽西州斯蒂文斯理工学院,同年以少尉军衔入海军服役。罗彻福特外表文静,性格内向,不善言辞。但在他低调的外表和木讷下,藏着坚定果敢和不折不挠的本性。他早先的愿望是当一个海军航空兵;虽然,命运之神并没有让他早早地成就一个简单的梦想,却因为一个偶然的原因,让他阴差阳错地释放出天才的能量。

罗彻福特在舰艇上一待就是好几年,闲暇时最大的乐趣就是玩儿拼字游戏。正巧,「亚利桑那」号战列舰舰长切斯特?泽西(Chester
Jersey)也喜欢拼字游戏,两人闲下来就常在一起玩。泽西非常快就发现,自个完全不是罗彻福特的对手,发现这个人富有超人的想象力和匪夷所思的联想力。

机会非常快就来了,1925年泽西舰长调任华盛顿海军部,刚一上任,就听说海军部需要一个精通数学、联想力超凡、想象丰富的家伙,来钻研一门全新的学问:密码破译。可是,他们找不到这样一个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