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论班一年后,写作比喻

  梗硬的窒息着,

我是2016年5月和8月上的理论班,转眼就快一年了。理论班群里组织老学员来分享这一年的收获和变化。

我不喜欢下雨,因为偶尔叫不到车,总会被急匆匆的车甩了一身的泥点子。这是我偶尔的心境,焦躁,不耐烦,活不到当下。我总是在与时间追赶,去完成一些大人物的理想,将自己的抛置脑后。往往这个时候,我会变得歇斯底里,怒不可竭,作为一个公司的中层,和自己的下属较真。然后,心慌,失眠,身体总是像风中的落叶,飘摇且颤抖。

  容不得半点的松懈。

关于选择

这是我,在写作里看不到的我。那个坐在咖啡馆里感叹生活的文艺大咖,变成了暴怒的狮子。写作和真实的生活是两个不同的世界,这也是我为什么喜欢写作的原因。

  所有的润滑都无济于事,

我又想分享又不知道怎么分享,我很矛盾。我怕分享不好,所以我总是在等待,看看别人怎么做;可是如果失去机会就我又会后悔。这是我的一惯思考模式——选择障碍或者说纠结,大到工作理想的追求,小到买个东西、照个照片。我在问自己,为什么会这样?我怕对自己的选择负责?因为我还没长大?这个问题也许还需要很长时间我才能找到真正的答案。

我不能总是文艺地看到美丽的叶子,晶莹的露珠,我大多数看到的是嘈杂的车、哭闹的孩子和永无止境的工作,及理想未满的心境。在写为理想而奋斗的鸡汤文时,我也总是在实现理想的路途中咆哮,踌躇,无奈。

  不可避免的滑向僵硬的昏沉。

关于内疚关于自伤

每个写作者,在写的,不过是一次次对自己的劝慰。你去说给别人听的,不过是说给自己的心而已。一个科幻小说家,是体验上帝创世纪,爱情小说,是在释放情欲,随笔是换一种唠叨形式,而工具类分享是另一种形式的炫耀。每个写作者,都是不完美的,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特性,他们执着,贪婪,自私,骄傲,或多或少总是有些不完美。

  潮湿而不可流动的压抑,

这是3月份做的个案议题,这个议题也是稀里糊涂地就去做了。

如果一个人已经到了完美的地步,要么是神,要么,他已不需要再做人。

  乏味而冷酷的无有情感,

4月份我来上曼陀罗,来西安前这种内疚的情绪又出来了,只是我忽视它。我想只要不和老公说太具体就好,反正他只知道我去学习,反正他不支持也不反对,既然他不想知道我就不说,反正我也说不明白。

我最近有不明白的事情,好像我一生都在解答问题。近期我的人生课题是,意义。

  也许是在窃窃私语,

今天中午,给老公打了一个电话,他说:中午单位来检查的人,他要陪别人,给儿子做点饭就去陪人了。那个电话挂了后,我真实地感受到自己的内疚。给抽了一张牌(局外人),看着这张牌,我的心里涌起一种难过。然后我的右手紧紧握住,无法松开,我对自己说“我很内疚”,表达时还是很压抑,我试着去接纳这种内疚,做不到。我使劲地想上次个案的场景,我脑子里想不出那个画面,我以为我记得,我知道父系母系一片黑一片白在我的身后支持我,可是我脑子里没有那个画面。

对,活着的意义是什么?是在一次次挑战中疲惫,还是在看到泯灭人性的世界中逃避?

  诡异的散发着摄人的恐惧。

晚上写这篇文的时候,老公打来电话说儿子的懂事,我的眼泪盈眶。我想到3月份个案结束后,老公接我时对我的包容。

我在修行当中,越修行,越发现问题的循环往复与不易击破。我在逐渐击破问题的时候,也会发现随之而来的更多的问题。就连近期也都在开始怀疑每日的修行,那岂不是另一种执着?执着于做哪些事,会得到哪些成效?

  束缚的反抗拉扯着疼痛的神经,

图片 1

越修行,越害怕,越发现自己知道的事情很少,越发现世界是个无法逃出的循环。

  筋骨酥软的黏液让空气变得稀薄。

支持一直都在,只是我把自己关在外面,不走进去,眼巴巴地看着。

我是个写作者,我将我的过程揭示给你,是为了告诉你,当你自我怀疑的时候,你不是孤立一个人的。

  生长是一个虚幻的逆名词,

关于成长

佛陀,告诉给我们一个真相,那就是,世界没有真相,世界一切都是空的,都是心幻化而来。每个人都在堆砌内心的沙堡,而,都知道沙堡是虚幻的,人为什么还要去堆砌沙堡?

  安慰或者指望癞瓜有个好的收成。

我不知道自己有什么变化,我不知道自己有什么收获。同学们的成长自己就能看到,而我需要别人告诉我,我需要别人认可我,关于未知我需要别人告诉我怎么做,我自已不相信自己。

当我越修行,我发现我对世界的掌控能力越小,我无法掌握它们,那些都是纵横交错的心念而来。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