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家蝴蝶西家飞,有鸽子飞过

  一切是怎么开始的,王小倩显然已无从知晓。等到她发现,那个羞怯的小男生是那样喜欢过她时,已经隔了快三十年的时间。

     
5月里国家发生了一件大事,美国把我们的驻南斯拉夫大使馆炸了,那一阵的电视和广播新闻时时有报道,我们学校还组织了一场游行。

  这期间,王小倩上大学、结婚、离婚、再结婚,把鸡毛蒜皮的生活逐渐过得风生水起。忽然有同学建了微信群,那些散落在各处的花儿与少年们再次被聚拢在一起,穿成了一个圈。

     
清晨的阳光恰到好处,班干部们早已从保卫科把条幅和小旗都领了来,我们先是集中在主席台前听校领导们关于此次外交事件的说明,台上还有学生代表慷慨陈词,身边的同学义愤填膺的大有人在,那一刻,大家的爱国情怀瞬间被点燃。那天,万宝路穿着一件鲜红的外套,在队伍里比较扎眼,游行的时候他就走在我的旁边一排,赵阳在后面一些。我们在街上扬小旗、喊口号,道路两边的行人都站立在那儿看着我们浩浩荡荡的队伍,被我们震天的声音给吸引了。走到一处拐弯的时候,赵阳从队伍后面跑到前头来,站在万宝路身后,快到学校的时候,我们就停止了喊口号。赵阳拉着万宝路后背的衣服,问:“你狗日的,今天穿这么风骚,是不是有些不合时宜啊?”万宝路回过头问赵阳:“有什么不合时宜的?老师也没说要穿什么颜色的衣服啊?”赵阳又说:“我们的使馆被美国狗炸了,这是一件多么悲伤的事情,你居然穿着大红色来游行,不知道的以为你是美国卧底,赶紧脱了!”万宝路扭动一下身子,把赵阳的手挣脱开,回他:“你少在这儿假正经,那红旗还是红的呢,你看你,你手上拿的旗还是红的,你扔了。”赵阳对比了一下他们的小旗,说:“哇,你他妈的还红衣服配小黄旗,你咋不干脆再戴一顶绿帽子,那真是绝配了。”赵阳一席话把周围的同学逗笑了,小倩的“哈哈”声惊动了涂老师,她在队伍旁边听到这边的笑声,赶紧走了过来,叫道:“你们谁在那儿开玩笑?这是什么场合,严肃点儿。”顿了一下,她继续说到:“这周的厕所轮到我们班打扫,刚才开玩笑的等会儿主动到我这儿认个错,罚扫厕所!”涂老师的一席话让本来凝固的气氛又活跃起来,只是大家没敢笑出声,但是眼睛里都是笑意。我心里想到,在这样的场合,真不该发出这样的笑声,小倩正好在我前面,我掐了一下她的手臂,说:“你看你,笑得也太夸张了。”小倩回头说:“我又不是故意的,谁让他们开小差。”

  突然有同学说:怎么不见吉恩?

     
游行结束的时候,我们上午还需要上两节课,我看到赵阳和万宝路被涂老师叫到教室外面去了,然后都低着头进来了,进教室的时候,赵阳在万宝路后面推了他的肩膀一把,万宝路恼了,说:“你他妈的,把老子害苦了,还敢推老子?”万宝路伸腿想要踢赵阳,赵阳一溜烟跑回了自己座位。小陆问赵阳:“怎么了?刚才是你们在开玩笑啊?”赵阳回他:“这不怪我,都怪万宝路那狗日的,他今天要不穿这衣服,老子就不会被罚。”小陆听明白了他的意思,他轻轻拍一下赵阳的肩膀说:“赵哥,你就好好反思反思吧。”小倩歪过身,又撒了一把盐,“说的没错,哥,你真该好好反思。国难当头,你们太不检点了。”赵阳抡起一本书想要敲小倩的头,小倩一躲,书落到她的背上,赵阳说:“王小倩,你还有脸啊,全他妈是你害的,你应该去扫女厕所。”小倩坐正了身子,“哼!”了一声,说:“关我屁事,也不是我一个人笑。”赵阳说:“你一个顶十个,你能不能矜持一些啊?”小倩白了他一眼,说:“不就扫个厕所嘛,就当爱国喽。”赵阳回她:“扫厕所跟爱国有毛关系?傍晚你记得留下来,一起爱国!”老师进来了,他们才算消停。

  于是,那个晚上,全部的话题都围绕着吉恩,包括他对王小倩的一往情深。王小倩说:我怎么不知道?

     
傍晚放学的时候,小倩问赵阳:“要不要我留下来帮你们啊?”赵阳笑道:“好啊,求之不得啊!”小倩说:“嘿嘿,正好我也没去过男厕所,我好想进去看看里边长啥样。”我有些惊讶,对小倩说:“你不会真的要去帮赵阳和万宝路打扫厕所吧?”这时候徐宁从教室外面进来了,小倩端坐着说:“开玩笑的,走吧,我们去吃饭吧!”小倩拉着我,要往教室外面走。赵阳在后面追问:“王小倩,怎么不跟我们一起去爱国啊?跑什么啊?哥带你去男士宝地观光啊!”我听徐宁问赵阳,“你是让王小倩跟你一起扫厕所吗?”赵阳说:“她刚才自己说的,想见识一下男厕所,我也正想这次机会这么好,她居然临阵放弃了。”徐宁说:“我看小倩和你挺有意思的,你们像亲兄妹一样。”赵阳回他:“还好不是亲兄妹,她三天两头坑我的!”小倩和我虽然走出教室,但是都听到他们的对话了,小倩突然脱开我的手,走到我们座位旁边的走廊,往窗户里边望,对着赵阳说:“哥,不要在背后说我坏话,我这么温柔可爱,你不要污蔑我。”赵阳拿着扫把,想要伸出窗外,小倩跑开了,赵阳留给她一句话:“温柔个屁!快滚!信不信老子削了你!”

  大家群起而攻之:装。都知道你们那会儿谈恋爱。

     
一天上化学课,老师带我们去这实验室做实验,老师要求男生和女生尽量搭配成一组,按往常,小倩和我都是选择和赵阳他们一组的。这次,小倩主动邀请松子,课前她说:“松子,这次我们两桌一组吧?”松子也没拒绝,对徐宁说:“徐宁,咱们和王小倩她们一组吧?”徐宁爽快地答应了。到器具室领酒精灯的时候,我、小倩、赵阳还有徐宁和另外几个同学都被老师一起叫去了,见徐宁拿着箱子出了器具室的门,赵阳马上问小倩:“王小倩,怎么这次不跟我们一组了?你怎么这么喜新厌旧啊?”小倩回他:“上次你玩火玩大了,差点儿把姑奶奶的头发给点着了,我以后可不想跟你一组了。是不是,二妮?”她这一问,倒让我想起上次实验的事情,其实是小倩自己不小心差点儿把酒精灯打翻了,赵阳想帮她扶住酒精灯,结果力道有点儿大,结果就真的翻了。我笑了笑,说:“我跟谁一组都一样,不过上次……”还没等我说完,赵阳不服气,回她:“喂,王小倩,你说话不负责任啊,上次要不是你瞎闹,老子的裤腿也不会烧个洞,我还没叫你赔呢,你还反咬一口?”小倩有些理亏,但还是倔嘴道:“你看,不是我喜新厌旧,只是不想让你另一条裤腿再烧个洞。”赵阳乐了,说:“呵呵,敢情这次你是想烧徐宁不成?徐宁可是刚来不久,你可不要把他烧回老家去了啊。”小倩轻轻地踢了赵阳一脚,说:“乌鸦嘴,再瞎说,我等会儿去你们桌上点火!不理你,我先走了!”说完小倩就真的先走了。我抬头看一眼赵阳,赵阳也看了我一眼,我们相视一笑,赵阳说:“二妮,你这个周末有时间吗?我想邀请你去我朋友家的琴行坐坐,我学了两首曲子,想弹给你听听。”徐宁走得快,他又返回来了,我见徐宁正往我们这边来,就对赵阳说:“现在我也不确定,周六的时候咱们电话里再说吧,好吗?”徐宁快步走到我身边,笑着说:“程二妮,我来帮你吧。”他不由分说就把我手上的实验器材接过去了,我顿时觉得有些尴尬,徐宁转身就走了,赵阳回我刚才的话:“好,那我周六上午给你电话。”我点了点头,回他:“好!”其实我能感觉到赵阳的表情有些不自在,就在徐宁冲我笑的那一刻,赵阳分明原来是笑脸的,突然变得有些严肃了。

图片 1

     
那天晚上,晚自习结束后,徐宁他歪过身来,问了我一道题,还问我借了当天的英语笔记,用完笔记,他还给了我。他收拾书本要离开教室的时候,转过身问我:“程二妮,你这名字有点儿意思,这里边有什么典故吗?”他问完,我就笑了,我说:“我们家三姐妹,我排行第二。”徐宁一下子就会意了,他笑着说:“原来如此,原来你们家三朵金花啊,真好啊,一定非常热闹吧?我们家就我一个孩子。”我接着他的话说:“所以,你比较孤独?”徐宁“哈哈”了一声,回我的话:“聪明,我就是想表达这个意思。”他跟我说了再见,就出了教室,不过,很快,他又折了回来,他的外套忘记拿走了。他拿起外套的同时,又问了我一句:“对了,学校外面有哪家小吃店你们平时常去了,味道比较好的?”我抬头回他的话:“有两三家吧,在华富文具店那边,有一家胖嫂东北饺子馆,还有他们旁边的烧烤店,再走远一些,有一家牛杂店,那几家都不错。”徐宁见我回答得这么快,笑了笑说:“你不会是他们这几家的常客吧?”我摇了摇头,用手里的笔指了指旁边的空座位,徐宁说:“你是说王小倩吗?”我回答:“是啊,小倩比较常去。”不知万宝路怎么突然坐到我们座位后面了,他窜出一句话:“王小倩就是一个吃货,以后想知道城里有什么好吃的,你问她,绝对不会错。”徐宁又笑了,对我们道了声“谢谢!”他就走了。赵阳并没有在座位上,万宝路靠在赵阳的座位上看漫画书,过了一会儿,赵阳进来了,手里拎着两个袋子。万宝路见赵阳来了,满脸堆笑,说:“赵哥,啥好吃的?”赵阳命他起身,说:“狗日的,就知道吃。赶紧收拾东西,回宿舍啊。”万宝路就跑回自己座位收拾东西去了。赵阳和万宝路出了教室,突然赵阳又出现在窗户外面,他把一个袋子搁在窗台上,小声叫了我名字又接着轻声说:“二妮,兰姨包的三鲜水饺,给你也带了一份。东西我先放这儿,我先回去了,你也早点儿回宿舍吧。”我愣了一下,“啊”了一声,教室里还有其他几个同学,他估计怕其他同学看到吧,所以把东西搁窗台上了。他们走了以后,我也收拾东西准备回宿舍了,出了教室,我去最后边的窗台上拿了袋子。我解开袋子,能感觉到里边的热气,饺子是用透明的塑料餐盒装着的,加上汤,有八分满。我有些犹豫,带着这个回宿舍吗?被小倩看到了,又要一顿“审问”了。我想了想,先去了大姐的宿舍,大姐很是惊奇,问我哪儿来的饺子,我谎称是宿舍同学家里送的,给我也送了一份,我怕自己吃不完,就带到她宿舍来一块儿吃了。大姐也没质疑,她烫了两个勺子,我们就一起吃了,大姐吃了一个,称赞个不停,汤也很鲜美,大姐还问:“二妮,你这同学家里是不是开餐馆的啊,饺子做得这么好。”我笑了笑:“不是的,这是她们家的阿姨做的。”大姐有些惊讶,“啥?阿姨做的?她们家有保姆啊?哟,你这同学家经济条件很好吧?”我怕大姐问多了,我说漏了,连忙止住她的话:“我也不太懂呢,她说是她们家阿姨做的,赶紧吃完,我把饭盒洗了,还给人家。”大姐也没在说什么了,剩下几个,她都吃了,确实香。

  吉恩她当然记忆深刻,他们同一个乡,又是前后桌。每月放假的时候,两个人会结伴去汽车站等车,摇摇晃晃两个小时,再步行一个小时,到一个水库边分手,各自回家。周日下午,再在水库边见面,一同上学。

     
我拎着空餐盒回宿舍,小倩眼尖,问:“你拿着什么东西啊?”我说:“没什么啊,一个餐盒。”小倩还特意扒开袋子看了一眼,说:“我还以为你买了好吃的来呢,我正饿着呢。”小倩坐在我床上,一边和我说话,一边拆开一包虾条嚼了起来。见我也坐下了,她看着我,小声说:“哇,你知道吗?我今天想去牛杂店吃东西,你猜猜我在门口遇见了谁?”我摇了摇头,其实我心里猜得八九不离十了,小倩继续说:“我看到徐宁,他居然也知道那家牛杂店,而且正坐在靠门边的餐桌上吃着呢。哎,搞得我都不好意思,我又回来了,没吃上。”我笑了笑:“不会吧?看到他,你就不敢进去了?”小倩脸有些红了,说:“我也不知道怎么了,生怕他看见我。”我朝小倩挤挤眼,“嘿嘿嘿,你完了!”小倩假装生气到,“别笑了,好烦啊。”我忍住笑,对她说:“下次想吃东西,让朱朱或叶晓蕾她们陪你去嘛,这样你就不会不好意思了。”小倩斜眼看着我,赞叹到:“呀!这个办法好!哈哈!”她顺势想在我脸上亲一口,我马上推开她,“得了,你满嘴吓条味,别噌我脸上来!”
小倩把剩下的虾条往嘴里一倒,鼓着嘴巴说:“想不到姑奶奶也有短路的时候。”我接她的话到:“当然,据说,女生在某些时候,智商几乎为零。”小倩突然两手勾住我,悠悠地说:“二妮,往后,我得常常向你借点儿智商了。”闻着小倩身上的虾条味,望着桌上的那个袋子,我的心里有些暖意,但也莫名有些担忧,总是受他恩惠,何以为报?

  仅此而已。但仔细想想,似乎并不是仅此而已。一点一点回忆,她觉得当时她确实感觉到了,但吉恩没有说,她就不能当真。

  确认了这一点,王小倩也有些期待联系上吉恩了,不为别的,为三年的相伴吧。

  一拿到吉恩的电话,她立刻打了过去:吉恩吗?我是王小倩。

  吉恩说:是我,王小倩你好。熟悉的声音。

  但似乎哪里不对。

  王小倩顾不了许多,继续问他的近况。吉恩说:还好,一切照旧。听同学说,你现在挺好的。

  聊了两分钟,聊不下去了。挂了电话,王小倩又去问另一个和吉恩同在一个县城的同学。那个同学说,吉恩现在的状况挺不好的,企业效益不好,孩子也比较叛逆,老婆下岗在学校门口卖烤冷面。

  她似乎理解了他的冷淡,但心里又有些痛惜,吉恩不该这样的。王小倩甚至想,如果当初他们真的捅破了窗户纸,认真谈了一场恋爱,或者一直在一起,吉恩会不会不一样呢?

  王小倩决定帮他。经过多年的编织,王小倩的人脉足够深厚,再加上现任老公的权力,到县里解决吉恩的问题还是比较简单的。

  她驱车到达吉恩所在的县城,约了他见面。她特意把地点选在一家杂粮食府。

  吉恩进来时,表情和动作有些夸张,王小倩看不到,她其实也一样。两个人从孩子聊起,把近三十年的生活轻描淡写地勾勒了一下。菜上来,一盘大丰收,吉恩从里面拿起一块蒸红薯,递给王小倩:记得你喜欢吃这个。王小倩愣了一下,她喜欢吃红薯吗?她也不记得了,起码她现在不喜欢,她想吃的是山药。

  一块红薯,吃得王小倩有些噎得慌,她只好不停地喝水。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