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尽头的街道

  “哎,再等我一下嘛!”

文/若儿织梦

  哈秦朵蹲下来,大口大口地喘着气,地上的雪有一尺多深,将她驼红色的雪地靴埋了进去,只露出一对吊在小腿弯处的红绒球,在白白的雪地里红的耀眼。

图/网络,侵删

  但伊林却没有放慢自己的脚步,她早就飞奔了出去,自由地、无拘无束地,像一只被干冷的冬天禁锢许久的小鹿,正在广阔的雪原中尽情撒欢。

图片 1

  多好的雪、多么丰饶的雪、无数森林的精灵期待了一个冬天的美梦!

雪布布

  扑哧一声,是伊林被一个雪疙瘩绊倒了,只见一团天蓝直直地扑倒在地,伊林羽绒服的帽子也啪得向前一合,盖住了她乱蓬蓬的短发。

雪王国有个传统,雪人一旦被人类赋予名字,就可以在冬季的最后一天,跟随冬奶奶回到雪王国,从而避免被融化的命运。

  伊林一动不动,脸埋在雪里,过了好一会儿才抬起脑袋,冻得红扑扑的小脸上挂着一丝满足的微笑,她舔了舔嘴唇,笑道:“这雪好甜。”

今年的幸运儿叫雪布布。

图片 2

冬奶奶牵着雪布布的手,温和地说:“你闭上眼睛,等到我说‘睁开’时才能睁开哦!”

  视野上方出现了一双小手,几乎和雪一个颜色,伊林知道,是哈秦朵来了,但是她没有动。

雪布布忙不迭地点头,他闭着眼,只觉得身体在快速地移动,有风呼呼地吹着脸庞,过了很久,他才感觉速度渐渐变慢,风也停了,然后,听到冬奶奶的声音从远远的地方传来,“睁开吧!”

  她仰视着她,看她微卷的长发有几绺因为奔跑而贴在了脸上,看她几近透明的耳垂上挂着的红纸鹤纹样的小伞,那耳坠在晨曦耀眼的光辉中和这里覆盖的白雪一样,都是亮晶晶的。

雪布布睁开眼,冬奶奶消失不见了,映入眼帘的是银装素裹的世界,就连树上都结满晶莹的冰凌,风吹过,响起一阵清脆的声音。

  直到那双手有了要收回去的意向,伊林这才不慌不忙地伸出手,借着它们站了起来。

“哇!”雪布布发出一声惊叹。

  哈秦朵什么都没说,只是顺着她的目光,伊林也看见了,那忽然出现的街道。

“欢迎回到雪王国!”周围的雪人对他说。雪布布这才注意到,身边还站着和他有同样圆滚滚肚皮,红彤彤鼻子的雪人们。

  该怎么说呢,那样的街道。

雪布布在属于他的小小雪房子里住了下来,他每天在雪原上奔跑、滑雪玩得不亦乐乎。

  是因为忽然出现在雪原中,还是因为那些房子有什么魔力,总之就是给人以不可思议的感觉。

雪爷爷对他说:“雪原的尽头是雪人们不能涉足的地方,要记住别靠近它。”

  挂着大红灯笼的牌楼酒肆,爱丁堡的圆顶咖啡厅,以及各种露天的藤木椅子,两列整整齐齐的方形宫灯,所有元素都混杂在一起,于同一个地方出现了。

“雪王国有这么多好玩的地方,谁还会跑到雪原的尽头去呢?”雪布布满不在乎地说。

  高矮不一,胖瘦不同的商店与房屋,绛红、绀青、鹅黄、薄荷绿······所有的样式,所有的最漂亮的颜色,通通出现了,但它们组合在一起就是不显得混乱,反而美丽的很。

可是最初的兴奋过去后,雪布布开始一天天往更远的地方跑,终于有一天,他站在了雪原的尽头。

  哈秦朵情不自禁地喃语道:“新年将近了。”

那里狂风肆虐,暴雪飘飞,雪布布怀着既不安又兴奋的心情穿过暴风雪,眼前是一座彩色的雪房子。

  藤木椅子上,许多人正捧着一杯热气腾腾的拿铁坐着休息,老爷爷老奶奶头并头、脚并脚幸福地依偎在一起。

“雪房子竟然有彩色的?”雪布布暗暗称奇,他已经完全忘记了雪爷爷的警告,一步步朝雪房子走去。

  有着圆嘟嘟脸蛋的小男孩裹紧了脖子上的围巾,正招呼他的小伙伴在街道上打雪仗。

“嘭!”雪房子里传来一阵巨大的响声。

  那些看上去十分结实的小白球碰到了一位老阿姨的火炉,顿时变成了面粉,但老阿姨只是佯装愠怒地呵斥了他们几句,回头又送给了他们几只烤得暖呼呼的红薯。

雪布布连忙后退两步避开了落下来的窗户。

  红灯笼一个个亮起,不知什么时候起,每一根笔直的宫灯下都堆着一个白白胖胖的雪人。

“砰!”雪房子心形的门弹开了,“哦嗬,我成功了。”一位满头满脸都是彩色泡泡的雪婆婆飞了出来。

  哈秦朵她们就站在这街道下面的斜坡上,几乎看入迷了。

她正高兴地转圈圈,突然看到了雪布布,这个发现把她吓得从半空中摔了下来。

  雪原上除了这街道,什么都没有。

“唉哟!哪里来的冒失鬼,竟敢跑到雪婆婆的领地来?”雪婆婆揉着摔痛的屁股恼怒地说,当她生气时,从她的帽子下飞出更多的彩色泡泡。

图片 3

“我是雪布布。”雪布布看到她滑稽的样子,一点也不害怕了,大声地回答她。

  天空呈现出一片濯洗过后的蓝,没有云,也不需要云,在世界尽头的街道外,只有蓝色与白色这两种色调。

雪婆婆掏掏耳朵站起来,不满地嘀咕:“现在的雪娃娃真是不听话,竟敢闯到雪原尽头来。”说完她不再理雪布布,自己往房子走去。

  哈秦朵和伊林伫立在那,好像她们自己也成了两个雪人,直到那街道的尽头,奇异的极光云带般缠绕在宝蓝色星幕上,面对那灿烂至极的缤纷,星空也黯淡得失去了颜色。

雪布布亦步亦趋地跟了上去,雪婆婆回头瞟了他一眼,却不言语任他进了屋子。

  “我狂躁、痴愚、惶惑、痛苦、神魂颠倒,我希望无休无止地漫步、憩息、旅游、冒险,最后浪迹天涯。”

屋里一片狼藉,所有的东西上都挂着一层粘乎乎的液体。

  脑袋中突然浮现了这样一句话。

“吧布哩嘭。”雪婆婆念了一句咒语,房间变回了整洁的模样。

  如果兰波想要找一个地方归隐的话,也许这里是个不错的选择。

她拉开一张椅子坐下,上下打量着雪布布,“我说雪娃娃,你跑到我这里是想看看雪人之心的吗?”她突然换上一副笑眯眯的表情说道。

  他那狂想式的浪漫与这里是多么合拍啊。

“雪人之心?那是什么?”雪布布好奇地问。

  我也可以那样吗?

“那是一颗神奇的心,只要安上它,雪人就可以拥有人类那样丰富的情感。”雪婆婆笑得更甜了。

  “你还在发什么呆啊,赶紧过来!”

“可是,我们一样会感觉开心、快乐啊!”雪布布不解地说:“这样不就够了吗?为何还要再安一颗心?”

  谁知伊林早就先她一步跑了上去,她转过身伸出一只手,额前细碎的刘海被极光渲染,仿佛有流星划过。

“不,不,不,光这样可不够,真正的心能够看见丑恶,也能够看见美好,因为可以体会痛苦,所以体会到的欢乐也更强烈。不仅如此,人类的心最可贵的是,它可以对别人的苦难感同身受。”雪婆婆压低了声音,蛊惑的语调,仿佛在诉说一个古老的秘密。

  “快去这广阔的天地里尽情冒险吧!”

雪布布看到雪婆婆拿出一个冰盒子,盒子流光溢彩。

  这次哈秦朵不再犹豫,握住了那只手。

“你要试试吗?成为雪王国里第一个拥有心的雪人。”雪婆婆朝他眨眨眼睛问道。

  看你在不同的时代、时间、行走的背影

雪布布想起自己见过的人类,打雪仗的孩子、救助流浪猫的女孩、失去爱人借酒浇愁的男人……

  听你在不同的场景、场合、言语的声音

自己不是一直奇怪那女孩为何会不顾自己瑟瑟发抖,而脱下外套温暖快冻僵的小猫吗?或许自己可以试一试拥有一颗心是怎样的体验?

  感觉你在一个个小世界里 经历怎样的人生

雪布布答应了雪婆婆的提议,雪婆婆高兴极了,她一兴奋就歪歪扭扭地飞起来,“砰、砰、砰”地撞了好几下才停下来。

  ——小世界

她将雪人之心放进雪布布的胸口,“好了,现在你可以去感受外面的世界了。”雪婆婆说着,将雪布布推出了房子。

图片 4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