拾起那个秋天,待我长发及腰

  红裙女子倚在城门外的枫树下,片片红枫悠悠飘落。她望向北方,琥珀色的瞳孔失了焦距。

2 第一美人

  城门中走出一个宫装女子,她走向红裙女子。

十五年后

  “巫女大人又在等他了么?”宫装女子问道。

“素箫姐姐,我们出去吧!”

  “公主。”红裙女子闻声回身向宫装女子盈盈一拜。

“拾秋,今日星将军凯旋归来,你怎能逃走呢?”

  “巫女大人不必多礼。”宫装女子伸手轻抬,示意红裙女子不必多礼,“大人可是又想那人了?”

“姐姐,去吧去吧,我好没意思呀!”

图片 1

“真的不行!我的好妹妹,你是皇上亲封的郡主,留阳长公主的长女,星将军归来,你怎能不去?”

  “浅的心思公主还不懂吗?”红裙女子苦涩一笑,“我等了他五年,想了他五年,今年已是第六个年头了吧?”

“那姐姐你这么想去,你就去吧!”

  “浅儿,你这又是何苦呢?为了一个男人,如此作践自己值得吗?”静雅公主叹了口气,心疼的看着对面的巫女。

话音未落,一个凤眼红唇,腰如细柳,芙蓉秀脸的美人扯掉裙子,套上一身黑色戎装,挽起秀发,匆匆跑出门外。

  “姐姐,浅儿不苦,浅儿爱他。红裙巫女嫣然一笑,笑容中是满满的爱恋,“姐姐,你看,我的头发已经快及腰了,他说过,待我长发及腰,他必凯旋归来,前来迎娶我,我相信,他不会骗我。”

而在屋内,也有一位美人,只不过稍显逊色,她焦急地看着拿到黑色的背影,大喊:“拾秋,快回来!”可回答她的,只是一个笑脸。

  “是呢,姐姐的小浅儿也长大了呢!”公主疼惜的揉着妹妹的头发。

而这两人都是长公主府的人,只不过一位身份尊贵,是长公主的亲生女儿————都悦郡主,凤拾秋。另一位是一位姨娘所生,身份卑微,名叫秋素箫。两人都是绝色佳人,但都悦郡主待人有礼,且活泼善良,聪颖无比,甜美爱笑,被人传为第一美人,而这秋素箫虽温和文静,但不苟言笑,世人都说她是个做作的女人,所以无人喜爱,只有留阳长公主和都悦郡主待她真心,百姓皆说她们母女是两位天仙。

  她们是至亲的姐妹,她们的感情很好。然而,帝情,凉薄意,最是无情帝王家。她们生错了地方,所以,她们注定无法像寻常人家的姐妹那样相处。

这时,一和稳重的声音传来:“素箫,拾秋呢?”正一脸担忧地望着凤拾秋的秋素箫听见这声音一个激灵,她一边发抖,一边跪下,轻声道:“素箫拜见父亲。”眼前的男人满脸不耐烦,大声道:“贱婢,我问你拾秋呢?!”秋素箫不停地磕头求饶,痛声道:“父亲,对不起,女儿没看好妹妹,请您责罚!”秋风扬神色如常,道:“来人,拖下去重大二十大板!”秋素箫看父亲态度微微好转,可依然卑微地跪在地上。秋风扬冷哼一声,气冲冲地走了。两个身强力壮的奴仆拉起瑟瑟发抖的秋素箫扔到门外,开始动刑。

  姐姐静雅,是夜耀国的长公主;妹妹末浅是夜耀国的巫女大人。在人前,她们无法姐妹相称,只因这身分的不同。

秋素箫趴在冰冷的地上,无比害怕,别人可能不知道,但她,却知道这刑多么恐怖。一个奴仆拿了一条麻绳,将秋素箫的手翻折过,把双脚掰到头上,用绳子绑好,然后拿了一根铁棍,朝秋素箫挥去。

  巫女与年轻的将军相爱了。在将军与巫女定亲的那年,北方蛮族进犯夜耀边境。将军主动请缨出征,皇帝陛下恩准。

“住手!”一道柔弱的声音传来。那奴仆一回头,发现竟是留阳长公主,他恭敬地跪了下来,给公主请安。凤安馨如今已经36岁了,可还是一如既往的美丽,她用清冷的声音说:“哼,驸马的话什么时候如此管用了,你们不分是非,就对小姐下手,真是万死难当!贱货,还不为小姐松绑!”那奴仆一个激灵,赶忙把秋素箫身上的绳子解开。秋素箫受到了惊吓,“哇”地哭了出来,她抱住凤安馨哇哇大哭。凤安馨紧紧的抱住了她,默默地流泪。

  将军临别之时让巫女等他凯旋。巫女虽有不舍,但她了解她的心上人。她日日在城门外的枫树下等候心上人的凯旋。不成想,将军却是一去五年。

再说那凤拾秋,她跑出长公主府后,看到街上张灯结彩,喜气洋洋,都在欢呼星将军的凯旋。凤拾秋不以为然,她都不知道这所谓的将军名什么,只知道姓星,名气如此之小,还有这么多人拥护,真是奇怪,要是这无名小卒抢了他们凤氏家族的皇位那就不好玩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