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医秦明要用文字为职业正名,法医秦明

图片 1

系列小说第六部《偷窥者》出版,接受新京报专访,笑称网剧、电影主演都是照着他选的

工作时的法医秦明

法医秦明:写作只是爱好,不会干涉影视版

图片 2

小说《偷窥者》中加大了对几位主人公感情线的描写。在接受新京报记者独家专访时,秦明笑言,尽管自己是海岩的“铁粉”,“从小到大”看着海岩的作品长大,但自己还是没有学到海岩的精华,不擅长描写人物爱情,“这是我最弱的一项,想尝试慢慢加一点进去,写到后面就忘了。”

秦明

图片 3受访者供图

图片 4

去年,改编自小说《第十一根手指》的网剧《法医秦明》创造了16亿的点击量,原著作者秦明也打响了知名度。今年8月,他带来了“法医秦明”系列小说的第六部《偷窥者》,从一桩桩少女失踪事件开始,展开十个彼此独立的离奇凶案,法医秦明与伙伴们一同寻找潜藏在幕后的偷窥者。

秦明与《守夜者》读者合影

秦明就职于安徽省公安厅物证鉴定中心,2012年,第一部“法医秦明”系列小说《尸语者》出版后红遍网络。从此,他走上了“作家”之路,以他和周边同事经历的亲身案例,为读者讲述法医是如何通过现场勘查、尸体检验来进行现场分析、重建,从而破获疑难案件的。

医者仁心,警察正义。秦明作为一名法医,兼具仁心与正义。他一手拿刀,在案件迷宫中抽丝剥茧;一手执笔,用文字破除他人对法医职业的误解。因为心中始终有阳光,秦明在职业与文字中释放出自己的能量。

而改编自《尸语者》的电影版《生死语者·秦明》日前也已杀青,秦明本人还在片中客串了一个“小角色”。采访中他也分享了一个拍摄中的花絮,化妆的时候,秦明说:“老师,你能帮我化帅一点吗?”愣了三秒以后,化妆师说:“我不干了!”

秦明

作为目前刑侦探案剧的大IP作者,秦明坦言,自己并非影视行业的人,不会对拍摄进行干预,但通过他的作品让越来越多的人了解到法医这个行业,让他非常自豪,“包括一些同事的孩子会说,一部好看的剧让他们对父母的工作产生自豪感,我觉得特别欣慰。”

很多人是通过网剧《法医秦明》认识民警秦明的。提起法医,很多人的印象就是电视剧里的情形:戴个蛤蟆镜、拎个勘察箱,快速穿梭于命案现场与解剖室之间。然而,现实中的法医不仅工作艰辛,也时常暴露于危险之中。

选择入行

为普及法医知识,解开他人对法医职业的误解,秦明一边在工作中发光发热,为破案付出努力;一边又开通个人微博,将工作经历改编成网络小说,为热爱的职业正名。在他看来,再艰辛的工作,也抵不过对职业的热爱,这就是法医秦明。

做法医,为的是爸妈都满意

2019年10月,又是一年国庆,像往年一样,秦明会在工作岗位上度过,他希望通过他的工作,为社会的稳定贡献自己的力量。同时,秦明在心中为国家献上自己的祝福,他希望国家越来越繁荣昌盛,希望人民群众越来越安全。

2005年,秦明获得医学和法学双学士学位,考入安徽省公安厅正式成为一名法医。

他的青春

高中毕业后,当秦明考入皖南医学院时才发现,全班40个人,只有他一个人第一志愿填了法医。那时候法医还很冷门,全国只有20个法医专业的毕业生。他记得大一时,高中同学带着朋友来,第一次见面的人听说他学法医,不愿意和他握手。“到我大二那年,随着港剧《鉴证实录》《法证先锋》和美剧《CSI》风靡,大家对法医才从歧视和畏惧转变为仰慕和好奇。”而之所以选择法医这门学科的理由很简单,因为爸爸是个刑警,妈妈是个护士,两个人都想让儿子继承自己的事业。为了让爹娘都满意,秦明想干脆学“法医”,将刑侦和医学融合在一起。

在职业中守护生命尊严

秦明从小就很崇拜当警察的爸爸,接受新京报记者专访时,他还透露了一个“小秘密”,“就悄悄跟你讲,其实我悄摸儿地在提前录取的志愿里面填了一个人民公安大学侦查系。后来因为视力不行,被刷掉了,所以入行学了法医。”爸爸在秦明眼中一直非常伟岸,“他是搞痕检的,就是检查指纹、脚印,一个命案现场就法医、痕检两个专业是最重要的,所以我跟我爸经常开玩笑,说我们俩可以出一个命案现场。”

1998年,安徽小伙秦明考入安徽皖南医学院的法医专业。那时,法医是一个冷门专业,大众对法医这个职业的了解也很少。秦明所在的班级,第一志愿是法医的只有秦明一人。后来,在工作中,秦明感受到了法医职业的重要性。

以至于在秦明开始工作之后,还会把自己的案子拿给爸爸看,听取他的意见,“他也会给我一些提示。他说哎你看,这个柜门上的血迹就说明了,杀人的时候柜门是开着的。我就会推导出这是一个盗窃转化为抢劫的案件,一个小的推理就可以决定一个案件的性质。”

在学校读书时,秦明便利用寒暑假的时间去公安的法医部门实习。大一的暑假实习快结束时,秦明第一次站上尸检的手术台。他想要逃离,但却选择了面对,“不迈过这道坎,以后就干不了这行。”

法医工作

2005年,秦明正式步入工作岗位,现任安徽省公安厅副主任法医师。从业十多年,现已38岁的秦明不再感到恐惧。有人好奇,见过这么多尸体,法医会不会变得麻木?秦明对此表示否认,因为他始终有对死者的悲悯和对犯罪分子的仇恨。但作为法医,秦明深知,仅仅凭借内心的悲痛、气愤等情绪,是不能够破案的。

辛苦之外,刚入行时总被歧视

每次的工作对秦明来说都是一门课。看多了生死,秦明深知生命的可贵与法医职业肩上所担负的社会责任。正如秦明所说,生命没有高低贵贱,法医唯一遵循的是事实和真相。

法医的实际工作远不如在《鉴证实录》中聂宝言那般的英姿飒爽,既要参与重大疑难命案的现场勘查、尸体检验、现场重建分析,还要做死因和伤情复核鉴定、信访案件的处理工作等。在网剧版《法医秦明》中,秦明和林涛、大宝为了寻找尸块,在漆黑腐臭的下水道中“摸底滚爬”,很多网友吐槽电视剧中的道具和场景太过逼真,其实这都是秦明的真实工作状态。

用小说为法医职业正名

“观众只是视觉上的冲击,而现实中的法医,还要承受触觉、嗅觉上的冲击。”首先,尸臭就不是常人所能忍受的,秦明的妻子是小他两届的法医系学妹,就是因为忍受不了这种味道,一毕业就转了行。“尸臭太难闻了,而且黏附力极强。这些气味分子很多脂溶性良好,容易沾染在人的体表、毛发甚至毛孔,很难去除。尸臭不仅刺激耳鼻,也会污染衣服,法医们通常都是自己洗衣服,不让家人触碰。有时候进一次解剖室,出来后洗三天的手,味道都还在。如果沾染了特别浓烈的尸臭,有的法医只好在值班室躲两天再回家。”

2011年,秦明开始使用微博;本着普及法医知识的初衷,在微博上利用法医知识来辟谣。“对法医知识的缺失导致了谣言滋生,有的人就利用这些信息来造谣,从而引导舆论。”每次,秦明一旦发现此类谣言,都会站出来辟谣。秦明的及时辟谣,在不少热点事件中都发挥了作用。

刚入行时,秦明觉得戴两层手套活动不便只戴一层,工作结束后,因为手上的味道,两天没有吃饭。经前辈支招,从此秦明兜里常装一把香菜,出门见人,都先用香菜搓搓手改改气味。“有人吐槽香菜是最难吃的东西,没有之一,但在我们法医眼里,香菜是最好用的东西,没有之一。”

不久后秦明觉得,他的微博只能影响一部分人,便试着寻找一个更广泛的科普平台。于是,秦明将眼光放到写书上。对他来说,写书还有一个更深的意义,那就是展示法医的风采,为自己热爱的法医职业正名。

法医这些鲜为人知的艰苦经历都是秦明写书的原因。“我刚入行的时候是觉得我们这个职业是遭受很多歧视的。有人会不愿意跟你握手、不愿意跟你在一起吃饭。还有人认为法医代表着死亡,法医去给伤者验伤的时候,伤者就会很抵触,说我不就受伤嘛,你法医来干吗呀!”

刚开始参加工作的时候,有人问秦明的工作,秦明回答是法医,对方往往会问,“你在哪个火葬场上班?”更严重的时候,秦明甚至感觉到有些人对法医职业的歧视,“我写书还有一方面的情绪,就是委屈。我们掌握大量的专业知识,做着别人不愿意去做的工作,凭什么还要受歧视。”

故事创作

后来,“法医秦明”系列小说在网络上走红,被改编成同名网剧,秦明一下子火了。但走红之后的秦明并不认可自己是一个作家,他坚称自己只是一个写作者,一个搬运工,“我只是把工作中的真实情况展现给大家看看。我很感谢读者们,是他们让我有动力继续写下去,让我能为这份职业多做一点事情。”

取材真实,但会尊重被害人家属

写小说时,秦明在其中总结工作经验与教训。写作对于秦明来说,与工作是相辅相成的。“写小说的时候我在总结工作,提高自己的工作能力。工作能力提升了,领导会让你接触更多的案件,那么反过来就等于收集了更多的写作素材。所以我的写作与工作,我认为形成了一个比较好的良性循环。”目前,秦明所著的书籍主要有两个系列,广为人知的“法医秦明”系列已出了七本小说。

秦明的小说有一个特点,所有故事都是从真实案件中取材,“故事会做艺术加工,但案件细节全是真实的。”他还试图在书中普及一些法医学知识,诸如尸斑是怎么形成的,钝挫伤的刀口是什么样的,如何利用尸块找到死者的身份信息等等。在秦明看来,任何一个法医,都必须是“尸语者”——能听懂尸体语言的人,“眼睛看到的不一定真实,只有用手术刀才能解读死者最后的语言。”

近日,秦明告诉北青报记者,“法医秦明”系列的新卷,他会继续写下去。同时,秦明所撰写的另一系列小说《守夜者》也会继续出书。

但是他也有自己的“纪律”,“公安涉密手段是不能写的。还有就是在写作的过程中不能侵犯当事人的利益,不能让那些被害人的家属一眼就能看出来,你是在写我家的事。这样的话,你会对他又是一种刺激,这个也是我需要去避免的。”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