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若只如初见

然后他突然大笑起来。说他只是开个玩笑,有没有觉得他很有文采。

1 年度听歌报告

沉默……

         
星期六的清晨,天气出其的好。女人没有化妆,穿着白衬衫和略旧的牛仔裤到最末咖啡馆去。点了幕斯蛋糕和卡布奇诺。陷在柔软的卡座里,看窗外往来的行人。弹吉他的流浪艺人。还有那只皮毛脏乱的流浪猫。这少有的暖阳让城市也有了温度。

你身上总让我觉得一种疏离感,明明在身边,却总觉得离我很远。想靠近,却无能为力。这男人总有唐突又奇怪的言语。

       
吃饱的猫咪开始顽皮的在桌子上跑来跑去,结果将毛巾碰掉在地上。男人爱怜的拍拍猫咪头,将伞收起,将猫咪抱在怀里,关上所有的灯,锁上店门,回到自己的公寓里去。那条写着爱你的毛巾静躺在冰凉地板上。第二天,被早起的店员当成垃圾扔进垃圾桶。

以后的一个礼拜,我每天都带着这把伞上班,想着也许还会遇上那个奇怪的男人,可以把伞还给他。每一次却是失望。

        她有些不相信自己已经度过了四分之一个世纪。时间是这样的快。

可我今天没有带伞,没想到会在这里遇见他。

        在暴雨倾盆
的午后,女人出现在最末咖啡馆。打着那把蓝色的伞,怀里抱着纸盒。坐在往常的位置上。男人以为女人在等她的男友。这个城市的黑夜来临,华灯初上,咖啡馆里的客人渐少,服务员收桌打洋,西装男都没有出现。女人从呆坐的位置上站起来,捂着嘴跑出咖啡馆,消失在夜色里。

图片 1

       
那是她第一次寒假没归家,独自一人在外过年。也是第一次买了一张彩票,是新年前的最后一期,第14012期。她将最后的十块钱换成一张薄纸,上面四个数字是5175。1:7650的赔率诱人,她将彩票装入空空的钱包内给自己一个巨大幻想。结果没中,失望的迎来了年三十。那晚忙到21:30才下班。其间要做的菜摆了一桌又一桌。她的帆布鞋碰到厨房的污水,有股臭味散发。
下班后,她一个人从后门出来,给自己燃烟,将鞋脱掉赤脚步行回宿舍。路上冷清,只有灯火辉煌。天上烟火不时燃放,炸亮夜空。门前燃放鞭炮后留下一堆红碎,她在里面翻找残存没爆的炮竹。她找了很久只找到一个,于是掏出打火机将炮竹点燃,快速甩手丢出。炮竹划了半弧,炸在半空。她自己给自己添了一点新年气氛。回到宿舍拿出饭店发给员工的年糕。年糕包装精美,她觉得浪费,又不是吃包装,用报纸包包也是一样。她将包装扯掉,将年糕打开,年糕表面有五颗杏仁围着一颗红枣。她没有碗筷,于是用手捏着年糕往嘴里塞。

当我翻过几页书想要看看窗外的时候却意外的看到一张阳光般的笑脸,刹那间竟然有如沐春风的感觉。

       
她再次循环这首歌,然后整理电脑,翻看过去写下的文字。她有太久没去翻看它们,将近二十万的字,呆在电脑里有好几年,很多是写了一半没有办法继续的故事。很多个夜晚她如同着魔,双手在键盘上起落,文字随之组合。打出的文字最终会被删除。敲打。删除。敲打。删除。如此反复。

这个城市只有一家星巴克,而我爱极了这里的煮咖啡。

       
女人总是忘记带伞。在上班途中被大雨淋湿。好在公司有备干燥衣裳。在卫生间更换衣服时,女人想不到能提醒自己带伞的人有谁。男人的脸浮现在脑海,女人笑着摇头,让男人的脸消失。

他说,雨水虽然浪漫,但是感冒可不是好玩的,特别你这样看起来就很虚弱的人。竟然仿佛老友般平淡而随便的关切。

         
网易云音乐的年度听歌报告里,她一年里听了1481首歌,听到最多的歌词是“喜欢”。11月6日的凌晨3点她仍在循环Adele的《Crazy
For You》。陈粒是她2017的年度歌手。《光》,她听了308次。

我说我今天没有带伞,不能还你了。

          男人爱女人,女人爱男人。他们错过。

他应该是个搭讪的老手,我想着,没有说话,低下头继续走,却没有了享受浪漫的心情。

          男人爱女人。女人爱男人。只有猫知道。

我犹豫了一秒钟,从包里掏出钢笔,他的手很大,大的都可以完全包住我的,我忍不住想,而且,他手心的纹路很清晰,三条手纹形成了一个川字。

         
男人辞去朝九晚五的工作。用积蓄,在安静街开了一间名为“最末”的咖啡馆。装修男人参与其中。木制地板。露出红砖的墙体。桌椅没有上漆,露出木的纹路。用一些废品做成装饰,充满艺术感。

雨水依然淅淅沥沥,我几乎能听到它滴答在雨伞上面的声音。

     
现在是2018年1月5日的2点11分。她决定去睡觉。最后附上她的第一个短篇故事《男人爱女人只有猫知道》。这篇故事多年前曾在某个网站发表,后来没有人看,她也忘掉。如今翻出来,那就晒晒过去写下的时光。她将手机里的音乐停止,将灯熄灭。

每个星期天下午我都会到这里来喝一杯咖啡,看完一本喜欢的小说,享受从外面窗户透过来的阳光暖暖的晒在身上的舒适感。

        城市开始陷入雨季。落雨频繁。

然后有什么挡住了雨水的洗礼,我有点诧异的抬头看着这个递过伞来挡在我头顶的奇怪男人:黑色的大伞底下竟然是一张很好看的脸。

        当女人离开,怀里多了一只猫,一把伞,一条毛巾。

图片 2

2男人爱女人只有猫知道

我喜欢海,无可救药的喜欢着。为此,我到了一个海滨城市开始我下半生的生活。

       
彼时写下这段话的她上大二。在寒假的一个月里,她到三亚去做一份服务员的工作。那个依山傍海,半山半岛的城市位于赤道。岛上的居民皮肤黝黑发亮。电动车是那里的主要交通工具。她住在一个叫“山屿湖”的地方,上班的饭店就在附近。每天的工作内容是将日光灯打开,然后开始做开档工作。清洁桌椅。到餐具库去,将碗碟放在红色塑料筐内拖到大堂,按照规定放置于桌上。每天下班后的她身体疲惫却无法入睡。想要阅读。随身带的只有两本画册。于是她看完其中一本,在笔记本里写下那一段话。

你应该很喜欢海吧,我也很喜欢。他说,不理会我的无言。不过我更喜欢艳阳高照的天气,总觉得心情也会没来由的变好。

       
陈粒在唱:“城市啊有点脏/路人行色匆忙/孤单脆弱不安都是平常/你低头不说一句/你朝着灰色走去/你住进混沌深海/你开始无望等待……”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