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660金沙人生最美是清秋,乡村夏韵

  夏在蝉鸣燕飞中越来越热,空气中犹如添加了浓馥的陈酒,温度在瞬间被拉高了许多。

41660金沙 1

 
夜,静静的,月光照在大地上,仿佛是一层轻纱,又仿佛是一层浓霜.这倒使我想起李白的“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诗句.月光是那么纯,那么真.

  夏季的太阳总是落得很晚,即便是落下山了,天际的白依然要好久好久才会慢慢变暗。可黎明总是早早地就来了,似乎才刚刚入梦,窗外的鸟便叽叽喳喳地叫个不停,生怕你不会醒。

那是两年前,山坡上开满了金黄或者粉白的小野菊的时候,我回到了家乡。

   
 天上的星星,像是一个个调皮的小孩子,趁月亮妈妈不注意,悄悄地在天空中穿了几个小洞洞
.把那只一闪一闪的小眼睛望着大地,像在寻找什么.而月亮妈妈却在那里
,跟缕缕轻云跳起了优美的舞蹈.它放射的光芒,是那么的柔和.

  盛夏乡村的清晨也是寂静的。放眼远眺,绿的山被一层薄雾罩着,从半山腰流出的清泉生生地分开郁郁的山林,把起伏连绵的山脉融入一幅静谧的山水画中。稍稍平坦的山脚下,便是一幕幕的梯田,由远及近,朦胧似锦,也是那样的宁静。田地里的稻子,山坡上的桔子,与炎炎的夏一起,散发着特有的味道。

那个群山环绕的小山村,梯田里的稻子正由青变黄,我常常骑着妈妈的那辆破旧的自行车,在田野上穿行,惊起几只潜伏在稻田里的白鹭,张着翅膀慌乱的飞行。车子在石子路上蹦跳着,风里一阵一阵稻香,似有若无。

   
万物在月光的照射下,一切都变成了银白色,像是盖上了一层霜.我走进了一个童话的世界,一个美丽的世界.它是那么神奇.

  或许是天太热,田野里鲜见有劳作的农夫。蝉依然在时高时低地叫着,不时有麻雀在房前屋后飞来飞去。老屋旁的古树荫下,三三两两的农妇,手摇着蒲扇,照看着跑来跑去的孩子。不时大声说,跑慢点,小心摔倒。

有时候,赵润来找我,我坐在赵润电动车的后座上,穿越那条废弃的国道,去她的家里。

 
 河面上,倒映着那明亮的月亮.我捡起一块石头,扔向河面.河中荡漾起那层层的微波.把河面的月亮晃得高低起伏.像镰刀,又似残缺的脸盆.

  等到炽热的太阳偏西,便会有人拿着农具走进田地,去打理地里的庄稼。也有风了,从山的那边吹来,正在拔节的稻子,似乎可以听见向上的声音。经过烈日烘烤的橘树叶子,也开始舒展开来,急急地呼吸着风中多少有些潮湿的空气。

一路上落叶缤纷,道路两旁古老的行道树,高高的直入天空,地面上的树影摇晃着就如同浅滩里的游鱼,落叶在车辆的身后追逐,阳光从后视镜里刺过来,一道道银白。

 
 地面上,灯火辉煌.家家户户点着灯火,真像天上的星星.马路上,一辆辆“俊马”在飞奔,那两只大眼睛睁得大大的为汽车照路,照得马路像白天一样.竹林里,竹子被月光照得银白银白,一阵风吹来,响起美妙的音乐.

  天终于拉上了帷幕,乡村的夜降临了。偶尔有声狗吠,或许也是被热消耗了太多的力气,好像也不怎么有力。天空像是被刷洗过一般,没有一丝云,显得静美空灵。

山坡上的油茶结满了茶籽,爷爷和奶奶带着草帽,拎着蛇皮袋子,一大早去茶林里摘茶籽。我常常躺在门前的秋千上,透过水杉树的树枝,望着万里无云的天空,村子里一片寂静。天空澄澈的就如同是一片碧蓝的湖泊,一群一群的飞鸟不时从头顶划过,一声一声的叫唤着。

   啊!美丽的夜呀,我为你的美而感到骄傲,我永远爱你.

  一轮上弦月从山顶冒了出来,映照着整个乡村,也把树枝、花草的影子投射在弯弯曲曲的小路上,斑影闪闪,烘衬着夜幕下的乡村景色。

隔壁那两个不到一岁的孩子,常常爬到我的怀里,她们的妈妈要洗衣服或者做一些家务时,我就成了临时的保姆,那时,我是一个无事可做的闲人。

   夏夜,蚊子多了,便摇着蒲扇坐在槐树下,从密叶缝里看那一点一点的蓝天……

  不知哪个角落有几只蝈蝈在“吱吱”地叫着。月光照不到的阴暗处,萤火虫悠游自在地飞来飞去,忽明忽暗,似只只精灵在夜空中闪烁着绿莹莹的小眼睛。

我常常拿着一本书,躺在门前的秋千上,想着我未来的路,这时,孩子们忽然冒出来,趴在我的怀里,我看看孩子的脸庞,看看孩子身后碧蓝的天。

   
秋后的后半夜.月亮下去了,太阳还没有出,只剩下一片乌蓝的天;除了夜游的东西,什么都睡着.

  六月乡村的晨,是最清新的时刻。沉睡醒来的乡村,有一种芬芳浓郁的香,从山林间,从溪水旁,慢慢地弥漫开来。那从山顶升起的太阳,更是将一种无形的醉意洒向起伏的山峦,在透着湿润的空气中一波一波拂过。

孩子们的口水常常淌到我的脸上,身上常常忽然一热,又被尿在了身上。我正要责怪,他们咬着手指头望着我咯咯地笑,瞪着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我不禁也咯咯地笑起来。

   
秋末的黄昏来得总是很快,还没等山野上被日光蒸发起的水气消散.太阳就落进了西山.于是,山谷中的岚风带着浓重的凉意,驱赶着白色的雾气,向山下游荡;而山峰的阴影,更快地倒压在村庄上,阴影越来越浓,渐渐和夜色混为一体,但不久,又被月亮烛成银灰色了.

  太阳离开山顶的树梢缓缓升起,朦胧的雾流动着,越来越淡,最后消失得无影无踪。远处的山峰渐渐清晰,辉映着田野或浓或淡的色彩,释放着乡村独有的夏韵。

有时,我做好饭菜,爷爷和奶奶还没有回来,于是,我戴上草帽,将帽带儿在下巴上打一个蝴蝶结,把门合上,向埋在群山里的那一片茶林走去。

   
皎洁的月光装饰了春天的夜空,也装饰了大地.夜空像无边无际的透明的大海,安静、广阔、而又神秘.繁密的星,如同海水里漾起的小火花,闪闪烁烁的,跳动着细小的光点.田野、村庄、树木,在幽静的睡眠里,披着银色的薄纱.山,隐隐约约,像云,又像海上的岛屿,仿佛为了召唤夜航的船只,不时地闪亮起一点两点嫣红的火光.

  新的一天开始了,乡村周而复始地重复着一种韵味,将生活过得原汁原味。即使是炎炎的夏日,也是那样从容不迫,过得清爽而又惬意。

那应该还是初中或者高中的时候,有一天,我和赵润突发奇想的背上书包,想去爬山远行,我们爬到山顶,躺在山顶的草丛里,身下的野草如同一根根刺,将皮肤刺痛着。

   
 路旁边浪似地滚着高高低低的黄土.太阳给埋在黄土里,发着肉红色.可是太阳还烧得怪起劲的,把他们的皮肉烧得变成紫黑色,似乎还闻得到一股焦味儿.

那天,天空灰蒙蒙的,太阳躲在云的后面,空气闷热的似乎是要下雨,我们双手枕着脑袋,望着天空,就这样看着,直到眼睛酸痛。

 
 苦重而炎热的空气仿佛停滞了;火热的脸愁苦地等候着风,但是风不来.太阳在蓝得发暗的天空中火辣辣地照着;在我们对面的岸上是一片黄橙橙的燕麦田,有些地方长出苦艾来,竟连一根麦穗都不动摇一下.

起身回家之前,我们立在山顶的草丛中远眺,群山如同起伏的海浪,一层一层的远去,在视线的尽头,天空和群山彼此交融,分不清伯仲。

   
太阳刚露脸的时候,我沿着小河往村里走,那么淡淡的清清的雾气,那么润润的湿湿的泥土气味,不住地扑在我的脸上,钻进我的鼻子.
 

我们脚下的山谷里,开满了山茶花,如同一团团冬天的雪,将整个山谷覆盖着。

   
将圆未圆的明月,渐渐升到高空.一片透明的灰云,淡淡的遮住月光,田野上面,仿佛笼起一片轻烟,股股脱脱,如同坠人梦境.晚云飘过之后,田野上烟消雾散,水一样的清光,冲洗着柔和的秋夜.

路边的草丛中,偶尔冒出来一棵离群的茶树,树枝上挂满了拳头大的雪白的花朵,在从云里漏出来的光晕里,在山谷那一大片绿茵草地上升起的薄雾里,山风微微的吹拂,鸟儿在眼前来去。

   
 这一天的夜,连一丝云彩都没有,天空蓝的透明透亮.月亮像一个新娶来的媳妇,刚刚从东天边升上来,就又羞答答地钻进树叶子里藏起来.那些稠密的白杨树叶子,像是一条流水,日日夜夜沙沙沙,沙沙沙,在人们看不见的地方,平静又响亮的流着.

我又来到那一片山谷,踩着挖土机推出来的新路,那一大片山茶花已经没剩几棵,还记得往年摘茶籽时,整个山谷里热闹的的景象,正想着,爷爷和奶奶从茶林里钻了出来,那茶林没人照看,几近荒芜。

   
 云团缓缓地移动着,被吞没了多时的满月一下子跳了出来,像一个刚出炼炉的金盘,辉煌灿烂,金光耀眼,把整个大地都照得亮堂堂的,荷叶上的青蛙,草丛里的蚂蚱和树枝上的小鸟,都被这突然降临的光明惊醒,欢呼、跳跃,高声鸣唱起来.

相关文章